离开丽江向北行驶,一路上随着海拔的升高,景观和天气都有着显著的变化,经过虎跳峡,大概四五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中甸县。这里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首府,2001年更名为香格里拉县。“香格里拉”这个名字为人所熟知要始于1933年James Hilton的小说Lost Horizon,小说中“香格里拉”是个宁静祥和的山谷,到今天被人们引申为与世隔绝的人间天堂。据说香格里拉的原型其实位于今天的尼泊尔境内,而中甸抢占了这个名字,显然有为旅游产业助阵的味道。不过,抛开名字不谈,对旅游者而言,除了自然景观以外,代表人文精神的文化和服务可能会带给人们更加直观的感受,从这个意义上讲,中甸带给我们的旅游感受恐怕与人间天堂还相隔甚远。

这张广告牌就竖立在葛丹松赞林寺景区的门外。“做每年400万游客的生意”,很难想象在这个藏传佛教渊源甚深的地区会看到如此戾气深重的广告语。记得曾经看过某位敏感瓷在CNN与Larry King的访谈,他说他最大的诉求之一就是希望人们能够追求内心的平和(inner peace),尤其是在现代化和经济发展的浪潮中能保留心灵的一片净土,尊重信仰,保护文化与环境。而对比如今打着GDP大旗的众多旅游项目,以及一系列毫无底限的“开发”,难怪敏感瓷在外人眼中都神圣得好像甘地一般。即使撇开政治不谈,假如有一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类的文化遗产都淹没在宾馆、索道、电梯、宽马路、购物一条街还有酒吧当中,我想不仅我们自己的旅游资源的价值会被大大的降低,就连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环境也会遭到不可弥补的破坏。

下面的照片风别是葛丹松赞林寺,普达措国家公园和独克宗古镇。记得在上学期的Philosophical Issues in Geography的课程中我们曾经讨论过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Tourism无论在地理学当中还是在其他的学科当中,都很难被当做是一个serious science/subject。然而在另一方面,旅游业又是一个具有极高产值和广阔前景的产业,与其他行业相比,对它的研究投入显得相对薄弱。这其中的空白,我想尤其需要中国的学者和官员们拿出足够的独立客观的科研精神,以及尊重自然尊重子孙后代的态度来填补。否则,我们的大好河山真的就要毁在自己人的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