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之行走下来,对丽江的印象最好。不仅仅是因为风景,更因为那里独特的气质,那感觉是需要慢慢体会的。住下来,饮一杯普洱,晒着太阳,听悠扬舒缓的音乐。对了,有一首曲子,丽江街头巷尾大大小小的店铺都在播,名叫“滴答”,唱歌的人叫侃侃,很好听的。我不知道丽江是否有传说中的艳遇,但我能感觉到一种气息,流露着希望和快乐。这里有形形色色的外地人,比如驻唱歌手,他们不去北京打拼等待成为下一个新星,却在丽江这样的小地方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还有大学生,不拿一分钱薪水为客栈老板打工,为的是体验生活;也有成功的生意人,他们曾以游客的身份与丽江相识,然后逐渐爱上这里,最终决定在丽江开一间客栈,餐厅或是酒吧,定居下来。这些人有不同的背景,但都从全国各地来到这样一个对他们来说陌生的城市,离开朋友,甚至抛弃已经走上正轨的事业,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而这个深深吸引他们的地方,又究竟有怎样的魅力呢?

在我看来,丽江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休闲与轻松。来到这里的人,一定都问过自己类似这样的问题“我快乐吗?”“我渴望过怎样的生活?”。简单的问题,答案却意义重大,甚至决定了你一生的走向。在丽江时,我们参观过一些老宅子,有两三百年的历史,外观多少都已经破旧了。然而无论走进哪一家,我们都能看到敞亮的客厅,摆放在庭院的花卉,清茶和躺椅。看得出,主人们是很享受生活的。还有这幅照片中的妇女,她做水果生意,却忽视了我这位顾客的存在。我想,在多赚一些钱与享受午后阳光看报之间,她一定会选择后者吧。但是这个选择如果交给其他人呢?或许他们根本没时间思考,因为还有更多重要的工作要做呢。的确,当代人的生活节奏太快,压力太大,而且人们似乎也已经习惯甚至喜欢水泥森林中拥挤的生活了。不知何时开始,大家都认为年轻人结婚必须要买房买车了,人们也丝毫不再掩饰自己对金钱的渴望和追逐。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物质。我不是说追求物质生活不好,而是当我们这样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六百多座城市的大国的价值观空前统一到拜金主义的时候,难道其背后不会蕴含着更深层次的危机吗?马克思韦伯在其经典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论述了清教徒思想对资本主义发展的影响,事实上,如果我们反思近年来中国社会出现的问题,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信仰和道德的缺失。世界本应是多样的,人们对事物、对生活的看法也本应是有所差异的,其实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一样,都需要多样性来维持弹性和稳定,当价值观单一且缺乏约束的时候,一个社会必然是脆弱的。

还是回到丽江吧。这里的水很清,天很蓝,白云飘在空中好像棉花糖一样。我最喜欢束河。那里有农田,令人惊诧的是农田对面就是客栈和餐馆。一样的区位,迥异的土地利用。做生意应该比种地赚钱得多吧,为什么这些农田还能顽强的存在着呢?或许,几年后它们也一样会消失?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的。但是现在,我们至少能看到妇人背着小孩在耕作,男人在河边洗衣,一派和谐的景观。或许有人说你们城里人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新鲜感而希望剥夺落后地区发展的权利。可是我想知道,谁说发展一定要高楼大厦,一定要车水马龙?几十年前有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说,“今后从这里望出去,要到处都是烟囱”,如今我们依然在为这种无知买单。价值是相对的。从前古建筑是“四旧”,要破除,如今新房子也要盖成古老的样子才显得有品味——因为人们意识到这些老房子是有价值的。那未来呢?是否传统的文化和习俗才是更有价值的遗产呢?

自然景观也是如此。这是个强调创意和特点的时代,只有与众不同才是长期生存的根本动力。看到这幅图片你是否联想到了黄龙?其实这儿真的是玉龙雪山,大名鼎鼎的玉龙雪山。我真的想不出为什么管理者会如此简单地用人工方式,塑造出这类毫无特色的所谓“景点”,短期看的确迎合了中国游客的旅游方式,但长远来讲,玉龙却丧失了它的特色。我真的很担心,偌大的国土,景观如此不同,但无论城市规划还是景区设计,最终呈现出来的样子居然都惊人的相似。你是玉龙,不需要做“整容”搞得好像黄龙一样。就像没有外国人期待去上海看到另外一个纽约一样,未来的游客需要看到的是真实的你,有特色的你。如果他想看黄龙自然会去四川,他来到云南就是想看看玉龙雪山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尊重自然景观的原貌就像尊重历史事实一样,篡改了,味道就不对了,糊弄人一时可以,日子长了总要穿帮的。

最后上一张我最喜欢的集体照吧,其实笑得很开心,毕竟我们在慢慢变好,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龙应台说,“……台湾,是生我养我的母亲,肮脏丑陋,道德拜坏的台湾是我生了梅毒的母亲。……但是我爱台湾,无可救药地爱着这片我痛恨的土地……”我想自己对内地的感情也是一样的吧。无论写哪些批评的话,我始终希望她好,毕竟这是我的家,就这么简单。

————————分割线——————————

墙内的童鞋能否告诉我图片是否可以看到呀?如果站内导入看不到,点开原文链接可以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