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旅游

2011云南实习之昆明

0

今年云南的本科生实习在行程上与去年有诸多不同,最大的区别在于为了节省经费而砍掉了南边腾冲一线,多出的时间改在昆明和丽江停留,所以我也有机会去到石林,九乡,玉龙雪山,拉市海等等去年错过的景点。自6月14日出发,26日返程,13天的时间经历了许多困难和惊喜,在苍山和石卡雪山两次徒步12公里,在千龟山从2200米的高度向上攀登到2700米,在玉龙雪山则到达4636米的人生新高度。虽然回到香港时人已经被晒得像张飞一般,两只手臂和脖子也开始蜕皮,但这一程下来有的是满满的收获和故事。亲近自然,关注环境和社会发展,也是另一种旅行的意义。

首日的行程从昆明西山和滇池开始,绿色的池水看上去还是令人心忧
DSC_1437

取出的湖水是这样的DSC_1455

经过沉淀之后其实好了许多,藻类的数量看起来似乎比去年少了一些
DSC_1459

在滇池旁还见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一群佛教徒从市场买来了大量的鱼和黄鳝来滇池边放生,说是行善事这一年就会顺顺利利。遗憾的是许多鱼儿下水之后就翻了白肚皮,我想是缺氧而死吧。但他们坚持认为,有一些鱼可以游到湖心水清的地方,或许可以生存下来。许多同学看到之后都很震惊,私下说这不知是“杀生”还是“放生”,我想虽然我们并没有资格去对别人的宗教行为指指点点,但单从鱼儿的生命角度出发,他们本可以找到一处水更干净,更利于鱼儿生存的地方来进行自己的活动。当然,这也给学生们上了活生生的一课——水污染的危害有多么严重。
DSC_1450


DSC_1452


DSC_1454


DSC_1448

下午在宝丰湿地则见识了云南天气的风云变幻,一时乌云压境,狂风大作,雨线清晰可见
Baofeng Wetland

一时雨过天晴,天空蔚蓝如洗
Baofeng Wetland

在昆明的第二日去了大名鼎鼎的石林和九乡溶洞,我不得不说,世界级的景观,因为旅游的大规模开发,造成的破坏也是世界级的。事实上,旅游业的问题并不是画几张图,做个规划,喊喊生态旅游的口号就可以解决的,它背后隐藏的是价值观上的分歧——究竟发展重要还是保存生态完整、美学价值更重要?赚钱重要还是保护环境重要?如今“快餐式”的旅游占据着中国市场的统治地位,人们到一个点,坐观光车,电瓶车,缆车,拍照,购物之后走人,游客有照片做炫耀的资本,政府和商家更是乐得赚这些quick cash。而在我们没有学会珍惜、尊重并享受大自然赋予我们的财富和价值之前,一切保护活动在“发展”这面大旗面前都会显得异常渺小。
Stone Forest


Jiuxiang Karst Cave

在如此大跨度的溶洞中建这样一个平台,来搞所谓“奇石”展销,真是暴殄天物
Jiuxiang Karst Cave

云南印象(2)——大理

5

图片的问题搞得相当头疼,两个Picasa Express插件,在撰写编辑时看着都好好的,可preview之后,一个就显示成原图大小,另一个显示始终是150的thumbnail,我就郁闷了。这里先改成thumbnail的吧,原图那么大太恐怖了。向高手求技术支持啊!

————————————-分割线——————————————-

结束腾冲的行程,需要驱车至少6个小时赶往大理,沿途有两个重要的点,分别是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和怒江。

高黎贡山位于横断山西部断块带,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约3500米,垂直高差大,呈现出极高的生物多样性和壮丽的垂直自然景观。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依山势而建,东西宽9公里,南北长135公里,总面积12万公顷。我们此次参观的是位于保护区南端开辟出来作为生态旅游和科研用的自然公园。公园内人为地开辟出一条长约4公里的旅游径,这条小径仅仅提供了人们行走的最基本需求,最大程度地保持了原生态的完整性,走完全程大约需要两个多小时。

自从大二的植物实习之后,我就几乎再也没有走过这样有价值并且有意思的野外线路。尽管目前自己的专业方向是偏人文社会科学的,但是这次的经历,还是让我想起多年前在坝上的美好时光。当地保护站的小茶同志在前方带路,不时讲解着各类动植物的名称和特点,以及他在保护站工作的经历,让我颇有感慨。小茶同志真的姓“茶”,是彝族人,刚刚大学毕业不久,来到这个不起眼的保护站工作才几个月。听他说,他们一个县只有这么一个保护站,5名工作人员,日常工作除了保护区的管理维护以外,还要负责对周边村民的宣传教育,而经费来源却通常只有可怜的政府拨款。这样的生活毫无疑问是清贫的。我相信这也是目前中国绝大多数自然保护区的常态。我不知道若干年后的小茶会不会像许多其他保护区的“老油子”一样,为了生活而利用职务之便尽可能地多捞一些油水。其实,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我也没有任何理由苛求他,至于原因,我想可以用前几天刚刚看到的胡适先生的一段话来解释:

我们往往对人异常刻薄,而对制度却又无比的宽容,我们几乎能够容忍任何一种烂制度的出台和横行。我们必须要学会对制度和体制无比的刻薄、残忍,对人又无比的宽容,我们需要一个近乎完美的制度来保护和约束我们这些超级不完美的人。对制度残忍就是法治,对人残忍就是德治。

我想无需再细说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一种制度环境中。几千年来礼仪道德治天下的思想和方法从未远离,普通的劳动者,身上常常背负着来自于统治者,社会,以及自己家庭的种种道德压力——我不是说有道德约束不好,而是我们在衡量道德时更应关注其背后所彰显的价值,究竟是尊重人的本性和公平正义,还是为了维护统治者的权力?谁来管道德,道德应该约束什么,贺卫方老师有一个简短的论述,个人以为十分有理。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在灾害发生时禁止娱乐,不在举办运动会时禁止哀悼,不再“反三俗”,我们这个国家就能向法治的道路上迈出一小步。我不知道那一天有多远,但是现在,在我们的自然保护区形成一个合理公平高效的管理、人事和财政制度之前,我们还能要求这些工作人员多做些什么呢?小茶现在还很年轻,每天清晨他听着鸟叫虫鸣起床感到很开心,他热爱自己的工作,这已经足够好了。

言归正传,在参观高黎贡山保护区之后,我们又紧接着到了怒江大桥。由于该地区毒品走私十分严重,边检对过往车辆查的也很严,我们只得到了10分钟的拍照时间。但这10分钟也发生了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当地盛产芒果,许多农民都会提着篮子向过往游客叫卖。下面是一位妇人与我们的带队老师Dr. Lee的对话:

妇人:先生买点芒果吧,10块钱

Dr. Lee:10块钱1个?

妇人:不,10块钱都给你(她手里拎了3筐芒果)

于是,我们17个人剩余的旅程都有足够的芒果可以吃,直到离开也没有吃完,最后只好任它坏掉。那位妇人,因为卖掉了这10块钱的芒果,黝黑的面庞上也露出灿烂的笑容。望着那一道道深深的皱纹,还有她的笑脸,我不知道是该替她高兴还是难过。Dr. Lee问10块钱1个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位妇人不知道,在一个遥远的叫做香港的地方,有一家叫许留山的甜品店的芒果捞很出名,那店里半个芒果做的甜品可以卖30块钱。。。怒江的天真蓝,云真白,我宁可认为,因为我们买了她的芒果,那位妇人过了非常开心的一天。

接下来的大理行程有些让人失望。苍山洱海不可谓不壮观,崇圣寺三塔也被修葺得涣然一新,但他们都缺少了旅游当中很重要的元素——文化。其实,大理是很有历史和文化的城市,只是我个人以为在旅游开发中走错了方向。看一看苍山景区中不伦不类的象棋盘,堂堂大理难道需要一部低水平的电视剧来推销自己?更何况,电视剧本身就对小说原著有赤裸裸的篡改,我不知道“自填一气”这种招法怎么在象棋里实现,围棋真是情何以堪。。。还有空荡荡的崇圣寺,偌大的皇家寺庙当中没有僧侣,香火也不旺,过重的人工痕迹,让本来丰富的历史变得平淡无奇了。

云南印象(1)——腾冲

4

腾冲,是一个在地理学上鼎鼎有名的边疆小城。1935年胡焕庸先生在《地理学报》上发表《中国之人口分布》一文,第一次揭示了中国人口分布规律。即自黑龙江黑河(瑷珲)至云南腾冲画一条直线(约为45°),线东南半壁36%的土地供养了全国96%的人口;西北半壁64%的土地仅供养4%的人口,二者平均人口密度比为42.6∶1。这条线后来被人们称为“胡焕庸线”,而且它不仅是一条人口地理分界线,也负载、分割着许多神奇的自然与社会的元素。在21世纪的现在,这一格局仍未被打破。

在昆明少是停留之后,从6月20号开始,我们在腾冲安排了两天的行程。选择腾冲作为我们此行的重要一站也是得到了中文大学老师的推荐,因为无论从自然还是人文景观的角度来说,腾冲都与滇西北传统的旅游地有着明显的区别。作为地理人,当然也要不走寻常路了。出发当天有雨,所幸我们的飞机在雨势加大之前就降落在了机场。环绕在青山翠柏之中,腾冲机场给人的感觉格外清新。

由于行程紧,下飞机之后我们没有去酒店就直接开往第一个景点——和顺侨乡。去年曾经有一部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在各地方电视台热播,讲述的是六十多年前滇缅抗战的历史,其主要的外景地就是腾冲的和顺古镇。和顺位于腾冲县城以西3公里,是著名的侨乡,其名称源于“云涌吉祥,风吹和顺”的诗句,意思很好。在小镇之中,有始建于1929年的中国乡镇创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图书馆,也有纪念当年滇缅血战的博物馆,还有许多名人故居。整个小镇的风格古朴而不失田园特色,祠堂、牌坊、亭阁、石栏比比皆是,远望去,有碧波荡漾的池塘荷花,翠绿的稻田上有许多小白鹭在休憩觅食。青山如黛,绿影婆婆,充满了诗情画意。

当然,这个美丽的小镇终也逃不脱商业化的侵袭。就像上面这两幅照片,酒吧、客栈和商铺已经开始在这里蔓延,而这仿佛成为中国当前旅游业发展的一个模式——人们已经认识到古老建筑是有价值的,于是在保留这些建筑外观的基础上,改变其功能,使之成为适合游客的居住购物和休闲场所。于是我们看到的现状是,尽管不同地区的古镇风貌上有一定区别,但内容却趋于一致。我不好对这种现象妄加评判,毕竟旅游开发是一个涉及经济、社会、历史等多方面因素的复杂命题。过去在政治力量的主导下,我们甚至保不住北京的城墙和牌楼,而今对历史建筑的重新定位,与几十年前相比已有了很大进步。但是有一点我相信还是不容怀疑的,那就是当我们注重了对外在景观的保留以后,文化内涵的重要性就日渐凸显出来。如果腾冲、丽江的酒吧做得和兰桂坊、什刹海差不多,那显然是一种失败。我们已经在城市规划上犯下了类似的错误,旅游景点以及这些古镇尺度相对较小,希望他们还能有机会做出自己的特色避免千篇一律。游客们总是希望看到并体会到不同和特别的东西,而这些不能仅仅停留在外观上,道理就这么简单。

午餐

下午参观的景点包括叠水河瀑布和国殇墓园。前者与中国的各类瀑布相比简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里就不赘述了,而后者却是十分特别。看图不说话,不言自明。

第二天的行程包括腾冲火山地质公园,北海湿地和热海公园。OMG,贴图贴得我好累,好想念blogger与picasa的组合。

前面就是火山,与我们当年在大同看的区别很大,这么一个人工景区,怎么看都没有火山的感觉。

在火山上远望,学生们也要在这里做素描,想起当年邱老师的手艺。

小湿地一块,面积已经萎缩了超过90%。

又见午餐

以下是热海公园,因为之前的行程已经累得不行,再加上泉水的高温,在里面已经走不动了。

终于贴图完毕,总的来说,腾冲的行程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其景观与滇西北的雪山湖泊不同,因此如果预算足够还是值得一去的。

Go to Top